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v=我的照片啊[殴    12/02/2007
只打算放两张上来...[不准说我丑TATATAT

我自己= =



这张的里手指虽长可是好肥= =
手= =



[图片可能太小点击打开即可-V-]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夜半时分。    12/02/2007
【一些想要告诉唐的事情。】


Z是我暂定的朋友。说为走路的伴更为适合。

她有竖直的头发,因为拉过。好像整个人的气质都可以为这直直的长发给拉高几分。

偶尔束马尾,偶尔扎两个高辫。十分简洁。

我告诉她,辫子一高一低了,她便会紧张地去弄头发。隙间我摸摸乖顺躺在自己颈边的发。我已经忘记扎辫子是什么感觉了。

好像从来都是这般不长不短的发,就像当初认识你时那么点长短。就像从来都是认识你的一样。

其实做什么事都带着点想念你的味道,即使只是摸摸耳边的发。

有的时候这还真是令人讨厌的感觉。就好像少了你做支撑就会怎么样了一样的。








似乎是被邀请参加了一场幻觉盛宴。

总是会把学校某些人误以为是你,校外的也是。其实并不是很记得住你的样子,因为我从来都是记不住别人长相的。

但总有那么几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像你。


有一次俺娘和俺爹星期天带我出去“挫”顿饭吃吃= =。

因为拥挤和别人坐在一个桌子上。斜对面的女生给我感觉很像你。

所以在吃KFC的时候还很殷勤地伸手递给人家,= =真是丢脸……到家了……

幸好那女生没说什么,朝我笑笑很自然地吃我递过去的那什么……

我说喂你觉得我疯了是吧。其实我也觉得差不多了。

明明知道不是你,明明自己是个不易被讨好的人却去很奇怪地讨好别人。

真是匪思所疑,俺娘一定也是这么觉得的……

还好我不是疯的很彻底,没有在学校里看到和你风格像的人就扑上去。







其实我和Z经常吵架。性格本身就是不怎么合得来,她时而略带矫情更自私到极点。彼此却因为只是在一起走路而已在一起。

最近时常与她擦起火花。

比如我被她用力一拉头上被上铺床脚撞出两个包痛得忍不住眼泪。比如两个人拿饭盒时她冲得太激动撞我身上以致于我的手指被夹在取饭盒的小抽屉门的罅隙间。

第一次她对我一遍遍说对不起。

第二次我说你干吗,她说我拿盆还能干吗。

她不知道我的手指被夹住了,所以理直气壮。可她为什么不知道我哪有这样小气就因为被撞了而问她做什么啊干吗的。

说我矫情也好,我当时就像个什么似的觉得心里委屈。

如果你在就好了。

我总会是这么想。






如果你一直在,就好了。

夜半时分,我如是想。

也可成圆满。



【唐的回复】

看到这篇日志的时候,音乐正好放完GINTAMA热血的ED7,转而跳到云彼的主题曲。感觉真是恰倒好处的让人想捶桌的开始文艺。
最近发生很多事,但是心情也依然顽强的恢复了过来。时不时地想到你,无论是什么人在身边的时候。也很自然的计算,2周时间就会在电脑上碰到。那个时候,写那样的一篇文,是因为心情觉得从来没有过的难过和孤单。那样子遥远而写满不可能的吸引,该是怎样的结局,无法想象,但是我依然写了一个近乎温暖的结局。
每一次打开WORD,都有把那文瞬间结束掉。
就让它卡在一半就好了,结局还没有出现。
花了那么久都没想好应该说点啥,我觉得看了日志很难过。
我总是微抬头走路,甚至会因此把脖子差点扭到。
我不看旁边的人,除了那种正对面或者特别抢眼的人出现。
我不会看着别的小姑娘想如果这个是冉就好了,就是看到别的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想等到高考结束我大概才能去苏州见冉。
比起幻想冉的突然出现,我一直都在想自己出现在冉面前的情景。
但是那一天是什么时候呢
不用句号,不用问号,不知道用什么符号来结束那句话,那么省略号,后面还可以加无限内容。
那个时候,带着很多礼物出现在你的面前。
如果我一直在,就好了。





[她根本只是想说明俺有多小受心里嘛明明是= =]
Say it right
※————※
POT同人
主CP:不二越
辅CP:不二樱、龙樱[微]
极有节操者绕道。
对樱乃姑娘有异议者绕道
※————※


[一]

不二只身一人搬到这所公寓的时候,是越前离开的第53天。


早上起身前望了望家里以前根本是拿来装饰用的日历,心里咕噜咕噜地泡冒。——越前这回破纪录了。


带的东西很简易,毕竟不是女孩子。


因为是暖夏,带的衣服件数不少而份量不大,于是就更有闲情地把小裕和小越带着,(两盆仙人掌,其它的已拜托由美子姐)与其说有闲情,不如说那是必然的。
用得比较久的相机,色金属,手掌般大,有令他满意的屏幕尺寸。因保养好而没有常见的刻痕或屏幕上难以擦拭的垢物。一些洗漱用具,和很多支牙膏。
通讯工具只有电脑,手机已坏。对于使用手机否,不二是没所谓的,原因不明。


[二]

不二进入早已览过的公寓。推开门,淡涩的土灰味扑鼻而来。就像上一次推开这扇门一样。没有任何惊喜,果然,和八点档还有点差距。

有些空旷,大型的家具却明明是用如此标准的姿势坐在那里。自己把东西拎进去的时候。脚后跟与前跟间的距离,循序碰触地面的声音一下子被放大好几倍。
把东西一股脑放在地上,并没有马上去整理。
按照习性,不二把礼物拿在手里,理所当然地一个挨一个认识认识。
自己出于礼貌,并想到要在这住不少日子。还是准备了的。


爱干净也不会洁癖,于是估量着,下午再收拾吧。


[三]

在此之前,不二坐在床上了发了3分钟又24秒的呆。总体来说就是呆。

是在想越前。可以这么说,时间在他的脑里已经有些乱套。只是清楚并执着地每次都要数好越前离开的天数。
不二周助与越前龙马,其实什么关系也没有。不再是学生,更别说[以前]是同一个网球社。

其实你得好好谅解不二周助,他脑里的时间似乎有些跳跃性。
比如他想摸香烟出来,却从口袋里摸出崭新的学生证,上面有他用钢笔端正地写好自己的名字。墨水尚且略带湿润,是早上出门前写的。


全身上下找不到香烟。


[四]

这是最后一家。最近的一家。就在门对面。
不二用发白的骨节扣响门的声音,刻意避开门铃。

门打开最夺人眼球的是来人身后窗户射进来的余晖。若他们站于静湖之上,定会被风吹得斑斑点点。
开门的人有些慵懒地抖抖肩,抖落了一地阳光。
不二周助望见越前龙马毫无表情的脸。瞥见房内酒红色发丝的闪亮。



[五]

不二周助走在去买芥末酱的路上。

越前说,房里的人是菊丸前辈。
可是英二以房内宽阔的视角看到自己不仅没有欢乐地冲出来,更是正襟危坐着。
越前的声音是这样冷静,不带一丝颤抖与说谎时的心虚。
越前便是如此的少年,固执而倔强。即使说谎,只有更处之泰然与安静。因为他是越前龙马,尚且是说谎,也要说得让人足够信任。

越前是否在说谎。
如果别人不知道。
可不二周助知道。



除了英二谁还会有如此漂亮的头发。
唉,是谁呢。不二周助想不起来。

到这里,还有一大堆问题没有解决。
比如越前为什么要说谎。
越前从容不迫地接过自己递出去的礼物后,自己转身回房间关门时为什么无意间瞥到越前身高似是被生生抽长了不少。
越前明明又独自旅游去了,却为什么住在自己的对面。
之类的。



不二周助再次打开房间的门,还是什么都没有。当然,他特指的是人。
他坐到桌子前便开吃东西,事实他在吃什么他自己也不很清楚。
只是食物有令人安定的力量。



[六]

所以说。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去看看越前,事情可能会往逐渐清晰的路上走。


※关于高中学生越前龙马的周末一天※


即使是爱赖床的人因着更爱网球也会在天没多亮突然醒来,这是作为笔者我对此现象的解释。当然在阅读的你也可以自行理解。

越前一醒来就在肚子里灌了一大杯凉开水。不是牛奶,爱牛奶的人尚且不会在早上空腹喝牛奶,更何必说对牛奶毫无感情甚至心存怨恨的越前。

早餐是很简单的东西,在便利店买的饭团。事实上他是很嘴刁的,但是情况所迫。他必须这样忍耐。

把背在自己身上已经不显笨重的网球袋背上,在出门前硬是喝了一瓶用细口玻璃容器包装好的牛奶。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对身高很有用的办法,身为高中生的越前已没有初中时虽矫健但看上去的瘦削。

没错。是高中生。
不是不二前辈在听到自己说房内是菊丸前辈时的那句“告诉英二明天见。”
不是不二前辈以为的那样。
他以为这还是在初三,他和菊丸前辈还是同桌可以“明天再见”。
事实上他已经高中毕业了不是么。

他怎么可以这么简单地就忘掉,就像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越前关上自己房间的门后,并没有把钥匙急着塞进口袋里。而是在两个模样差不多的钥匙里选一个再插进对门的钥匙孔里。
走进去。不到一分钟后又走了出来。


越前遵循着我们眼中他从小便有的习惯,向着墙上某一点奋力敲击。同时在想不二周助。
他想不二前辈明明应该是最痛苦的那个却把事情用橡皮在脑子里擦得一干二净一样。真是该打啊。
可偏偏受苦的为什么是他,他到底是在嫉妒不二前辈还是她。


从还未亮彻底的早晨到时近中午是一个很短暂的时间段,以固执著称的越前小孩虽已上高中可偏执劲儿还是不减当年。
于是,这么一个可以让一个一般高中男生牵起一个女孩的手,亲亲女骇的脸的美好宝贵时间段,在我们越前少年的汗水中挥霍。


越前在走进自家前又拿钥匙插入了对门,这绝绝对对不是走错房间。
门开了,他又走进去。再像早上那样不到一分钟后就出来。


午餐和晚餐都是意大利面条。
不可否认越前是爱和食的,只是眼下意大利面是最简单而极能满足人味觉的食物。

首先是酱汁。
越前喜欢较为大众化的红酱与口味独特浓郁的青酱。
这一次是青酱。
事实上越前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意大利面条酱汁是否地道,只是按照书上原料。
把罗勒、松子粒、橄榄油等等放在一起在又大又深的平地锅里与水掺和,不管先后。
直至变得黏稠。

酱汁解决后?
——轮到通心粉。


先汆烫自己买的3号通心粉面条,同时加入一小匙的盐,以免咬到里头时就会觉得没有味道。
汆烫好后。
在通心粉里放大勺橄榄油,搅拌以保持嚼性。
越前用大拇指与食指圈起的圆估计着自己一个人的份量。
取出来后把多余的通心粉稍微风干后放入冰箱冷藏。

越前通常是把酱汁浇上后直接搅拌的。整个工序简单而疏条明朗。
他一个人说“我开动了。”
突然想起了某个不良学长曾告诉他:食物有令人安定的力量。


下午的时候他会略显焦躁,心里总是毛毛的很担忧。有点不像越前龙马。这种时候越前干的事是各式各样的。
可能是在与游戏机厮杀拼搏,可能是拿着本全英文网球杂志翻阅,可能是在看自己在网上下载的球赛,可能是……
像现在这样发呆。


想着她在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以为时间还有好多好多。以为要很久很久以后自己才会在过去的时间里寻找曾经的故事。
现在却是在过去里找她。
才发现对于龙崎樱乃这个人自己了解得少之又少,会注意她也只是因为她与某个人的名字在那段时期紧密联合着。
越前是这样记住她,这个在自己和不二间建立起唯一羁绊的人。
尚且是处于一种几近喜欢而还相差甚远的感觉。

直至她离开的那一刻,越前也没弄清楚什么。


这便是高中生越前的周末一天,他还在高中,只要维持肌肉适度的紧张与松弛。悠闲自乐。
下午在想完过去的事情后越前又进入了一次不二周助的房间。
再是和不知是谁通了一个冗长的电话。经过接下来几天观察,我将会发现每次他在这个时候进入不二房间观望后则总会打一通电话。当然这只是后话。

据我所知,不二周助并没有出去。没有像昨天所说那样,和英二明天见。大概是意识到这是个周末吧,或许原本他真会跑去自己已经离开三年多的学校。
当然这只是我的妄测。



在经过越前的一天后。我发觉事情还是没有清楚,只是平白无故又多了一个被牵扯进来的龙崎樱乃。



[七]

不二周助记起来了。

除了谁还会有如此漂亮的酒红色头发呢?
答案是:龙崎樱乃。


这是不二周助的一个关于龙崎樱乃的梦。
不二微笑着,看到樱乃手握一个黄色小球从天而降。这座教学楼,他到现在都没有仔细数过,只知是若干层数。而记忆虽被打磨光亮,那些至关重要需入木三分的细节却被忽视。
龙崎樱乃从若干层数高的教学楼上跳下来。
毫不拖沓。
没有身边人所说的所谓她平时的胆怯与犹豫。便往往是像龙崎这样的人,才面对每个人都害怕的死亡时显得松一口气。
她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会腿软,身后一堆人在劝戒,楼下有一堆人在怂恿。她只是突然就奋力一跃,成为那一条抛物线。

不二目睹了整个经过。
这便是他曾经抱在怀的躯体,柔软而因温度略低显得稍有金属质感。
自樱乃成圆心半径一米半内无人走进,直至相关人员过来处理。


不知道为什么。不二突然想不起龙崎樱乃是谁了。
“唉龙崎樱乃是谁呢。”不二微笑着说。

这只是不二的一个梦而已。



[八]

不是因为受不了其他女生恶言相告让她离开不二而自杀的。
事实她为什么要跳楼是至今未解的。
只是知道不是因为逃避。不是。

而龙崎樱乃手中不曾被松开的网球是陪她一起火化的。
那上面有越前亲手写上自己的名字。
她在跳下来的时候是想着:龙马君会陪着我。



越前当然不知道。只是坐在教室里往窗外看,正准备趴下睡觉的时候看见了自天而降的龙崎樱乃。
手中握着的,是她中午时在天台上要求越前能够亲手写上自己名字的网球。
越前对于龙崎没有多大印象,他从来都是这样。别的男生下课会找女生玩而他不会。别的男生拿来与女生恋爱的时间他会拿来打网球。
就像是从来都被注入了抗体一样。

而龙崎樱乃是女生中之于越前最特殊的。
他只是在网球上写了自己的名字,于是她就死了。他记得她经过窗口时的微笑。




[九]

越前每每会想,如果他那个时候没有在网球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龙崎樱乃是否就不会这么决然地死掉。
不二周助是否就不会因看到那一幕而选择性错乱了记忆。





[十]

现在我来告诉你事实,在这个故事的结尾。

在龙崎樱乃死之前是不二的女朋友,这是越前知道的事情。
而龙崎死后不二因选择性错乱了自己的记忆,不得不每天服药制造幻觉。
这便是那日为何他与越前聊天后转身回房间关门时,看到越前的身高似是被生生抽长了。原因是药性的消退。
而越前每次进入不二的房间只是定时检查,然后每日给不二的主治医生打电话细说不二的情况。

那日越前没有说谎。
里面的的确是菊丸,菊丸想和他换班,他觉得不二变成这样明明与越前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越前还要照顾不二呢。
越前也不清楚,他根本不在乎不二是否是真的选择性错乱了记忆,是不是联合了他的主治医生来欺骗他。他现在这样很好,以后也会一直一直很好很好。直至不二肯面对,之于樱乃也之于自己。他会变得更好。


越前喜欢不二,恰如不二喜欢越前。



[十一]

越前记得那天的情景。

樱乃手握黄色的小球,挡住了自己的阳光。
她拿着色油性笔,依旧是有些胆怯。即使是别人的女朋友了,面对自己一直一直不曾改变的喜欢的人,樱乃依旧是红了脸。

——龙马君……可以,嗯,在这个网球上写上你的名字么。
樱乃是这样说的,她看着越前的脸,没有不耐烦没有肯允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她很难得地在越前面前摆出脸红以外的表情。
她微笑,如不二那般。
她说——写吧龙马君。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



[十二]

——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
——那便是不二周助喜欢你。

越前想自己一定是中了邪。
其实他本身也是打算写的,只是写个名字而已,自己又不会因此少掉什么。可正是龙崎樱乃这么说,自己倒是有了下定决心要写的念头。
原因大概是素行不良的不二前辈。

——如果有什么他的把柄落在自己手上就可以威胁他帮自己喝蔬菜汁了。
越前当时是这样打算的。

可是龙崎樱乃告诉他,不二周助喜欢越前龙马。
不二周助的女朋友告诉越前,不二喜欢的是他。

越前笑,以这样的理由威胁叫他怎么拿得出手。



[十三]

不二醒了。

他支起身子,打开抽屉。从大堆CD里找出Nelly Furtado的CD《Loose Nelly Furtado》。
听起了Say it right。
鼓声敲击着的他的耳膜还不是记忆什么的。

「无论你是否已知」
「还是你悄然不觉」
「无论你是否依然坚强」
「还是你已经迷失自我」
「当意志的坚冰已碎」
「当它从你手中滑落」
「你没时间玩笑掩饰」
「你的表演已显破绽」

他在女子有节奏规律的诉说中走到门边,把门打开不惊讶地看到站在门口。
又是阳光射入越前的眼,擦亮细碎火花撑起易碎年华。

不二轻轻抱住越前。
——生日快乐。我的王子。


所幸的是,不二没有忘记越前的生日。


——Fin。




[2007.11.17]

离越前生日还有那么点日子嗯。

这是给越前的生贺。一不小心把樱乃姑娘虐死了= =。[请相信我是爱她才虐她……]
这故事写得我十分扭曲,最后不二真否选择性错乱了记忆我也不清楚了一刚……

这次貌似的确是改变了文风[很多人都这么说]
大概是在潜移默化中变的||||

总之。生日快乐。我的王子。

在学校里一边过着苦不堪言的初三日子的阿冉一边想念你。

PS。这歌是在桔子的个人网站里听到的,结局也是在这歌里想出来的。心水推荐v。


——日和。[冉]
TvT    10/06/2007
《穿越时空的少女》好萌。

虽然唐子老早就叫俺看了,虽然俺最近才看……但是千昭君我要向你表白T///口///T。。

我对男的兴趣因你而激起![殴

喜欢男生就要喜欢像千昭君这样的TvT

话说里面的插曲[不变的事物]真美好……

下面是内歌=——=记得把BGM关掉再开……于是卡了不关我事……

其实我想把BGM换这歌的……但是播放器的帐号密码[确切说是帐号]忘记了……||||

[中]

我一定是疯了吧。我们只要不是自然卷就会人见人爱的银八老师这么想。

“唉……唉……不是吧。刚刚和多串君两人[幸福满满地]在太阳底下吃棒冰现在外面就下雨了?”上课上到一半的银八老师望着窗外突然说道。

“哦~哦~老师,你和土方同学上午翘课吃棒冰去了。”十分善良正直的同学甲十分可爱的举着手站着说道。

“啧啧~~”粉笔头啊粉笔头,被砸了啊。“快给我坐下去小心我殴你哦混蛋。”

水滴落在地面上,漾起铜板大的涟漪。早上还看似压榨不出半滴雨水的白云转眼作泼妇状。哗啦哗啦,哇啦哇啦烦个不停。

下午该会停了吧,雨。啧啧,话说多串君竟然全部全部都忘记了呢。

快下课的时候,窗帘被风吹起,识趣的同学把其轻轻拉上。没等下午,雨一下子就停了。[难怪,刚下的是阳光雨啊。]银八老师这么想。

而我又在期待些什么呢。

[我一定是疯了。]


[下]

[怎么可能会忘记。]

[怎么可能忘记呢,自己对老师做了什么。怎么可能忘记呢,明天是那家伙的生日。]


“老师,我进来了。”

“哦呀,没想到多串君这么有礼貌呢。其他老师都走里呀。”[微笑]

土方走到银八老师跟前,站着。看着坐在软垫凳上的银八老师,颇有居高临下的感觉|||||||

“嗯……这种天气还坐软垫,老师你屁股真有那么痛吗?”刚说完就被银八老师一拳打在肚子上“拜托你不要说这种像老头子一样的话好不好啊白痴。再说了你以为这是谁害的啊?你是不是也想尝试下啊?”[暴走,反正现在也没其他人在=_=]

“嗯……?是嘛。那我是不是该负责任呢?老师?”说罢土方拉起他的手,快步走。

“喂喂死多串君你是故意的吧走的这么快啊混蛋啊你!”

“不好意思,就是如此。”

[你就把我当小孩好了。那么我再孩子气一点又有什么关系,我为了你刚打我一拳而小小报复一下不正是符合你眼中孩子的心理吗?如果你这么喜欢把我当小孩子,那么就如你所愿好了。]

甩开手,“说到底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走啊。还牵着手。哦啦哦啦老师很忙哦,小孩子回家睡觉去吧。”即使是晚上,也有很多人看着啊……

“明天是老师生日不是么。”

土方从身后环住他,“那么明天老师会和‘大人们’在一起去做‘大人’的事吧。那么我这样的‘小孩子’,只有今天了不是么。”

愕然。紧接着又是一拳= =。“呜哇你有暴力倾向啊!”“你才是吧混蛋,没事生什么气啊。”

“再说了,”停顿[////////]“我已经那和那群家伙说过明天不和他们在一起了呀。”

“啊老师你刚脸红了吧?哇好可爱。啊没错吧你刚脸红了对吗?”

“看到土方同学这么开心就是不爽啊,刚刚你没有发威,现在大显身手吧S星加农炮33号。土方你去死吧……”

“就是啊明天你和阿银二人世界的今天阿银可是我们的啊噜。”

“哎神乐你怎么在这里?还有现在是3-Z时间你是中华妹啊别再‘啊噜’了。”

“阿银现在不是吐糟的时候啊,定春去咬他=皿=。”

“汪!”

“啊啊不是吧高衫和假发都来了啊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两人不回去调情么……”“怎么说阿银这些年来生日都是我们陪着你过的,突然被踢开很不爽啊。”

[没有没有你们那是开心还来不及吧少了个被我敲竹杠的机会= =不过不要紧,放心好了我会敲回来的。阿银不做亏本生意啊啧啧。]

“阿银你竟然无视我的存在太过分了……”

“呜哇谁叫新八JI你太没存在感了啊啊啊……||||||||||||||||||||||||”什么啊混蛋是你自己说的话没有说服力才对吧。


夜晚的时候,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突然出现一支细小却实质庞大的分流。


这么看来。说我们的银八老师人气满满一点也不过分吧?


[老师啊啊啊你就这么抛弃我了。]←银八老师:我不认识此人。[挖鼻。]



•— — — — — — — — — —•
仁慈的上帝把我和你、你和他、他和她、她和你、你和我。
扔进一个名为人海的垃圾箱。
于是应该我看不到你、你看不到他、他看不她、她看不到你、你看不到我。
可是为什么……你总在我眼所能企及的地方。
•— — — — — — — — — —•


后记=_,=:

结尾和主题无关。[你确定有主题这种东西存在么……][还有就是我写文习惯性烂尾= =]怎么说我还是写出来了= =,虽然虽然都是对话,[话说我平常最讨厌看对话多的文了=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那么多废话[对话],想要吐糟一两下却完全没有搞笑效果- -。果然我不适合写银魂同人么……[但是如果不是阿银生日……][如果不是阿银生日……]所以结尾写得没有什么土银向,只能说是隐土银吧- -。[生贺嘛+ +]是我一如既往的白文风格=——=[没有啥剧情]。

自己比较爱校园风可是在文里完全没有体现= =。[我对不起所有人……]

[如果真的有人看完它了咱对您鞠躬再鞠躬……][华丽退场。]

因为10.10在学校里。在这里提前祝贺阿银生日快乐!~!~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